www.00590.com

印记:英才杂志对线位商业领袖

发布日期:2019-07-25 12:29   来源:未知   阅读:

  孙勤(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总经理):“很多东西,我们知道,但做不到。我们要保证安全、军工、科研、经济效益,这里面要考虑整个产业链布局,要为全行业服务,为政府服务。分散精力的地方太多,所以,中核要有所为,有所不为。”在基本完成了非主业资产的剥离后,中核集团将整合的重点放在了“合”上。比如,将集团旗下的原子能院、同位素公司、核动力院的同辐业务合成一家企业,减少了内耗,增强竞争。包括后处理和核电部分,中核集团也在进行着很多类似的整合。“中广核一开始就学习国外公司的先进管理理念,并且与国外的平台结合的很好,很多地方值得我们学习。我们还要借鉴美国、法国等现代管理模式。在整条产业链上,中核集团有所不为的则是设备制造。“设备制造,由哈电、东电、上电三大厂去做。然后还有一些东西,我们是要借助国际力量来做。比如核电的运行管理以及后处理方面,所以要和先进的国际公司学习。当然,必须是以我为主的中外合作。”

  孔栋(原中国航空集团公司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像我们背景公司如何和一个经历5年以民营企业家控制这样一个企业的融合问题,因为对于航空企业来讲最重要首先是一个合理的资源配置。我们着手控股深行之后首先是按照一个双赢立场把我们共同在每个城市的营业部,把我们的小说统一起来,深行有力量做他更应该做的事情。我们有一个很郑重的承诺,我们一定是按照深圳市人民政府的要求,把深圳打造成中国有品牌的航空公司。我们要做国际竞争能力的中国知名品牌。

  张国清(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总经理):兵器工业现在是军民融合发展,确实有很多矛盾,军民融合在设计制度上很难融合。我们作为操作者清楚在体制机制上很难融合,在一条生产线上生产军民两用产品是更难。存在两种职责也是有冲突的,有时候我们研发一种产品,生产一种产品,把它已经提交给我们人民军队了还不知道这个产品的价格是多少,心中只有一件事就是满足国防需求,其他的事不再说,就是这么一个和经济有一定的冲突的。所以说它有冲突的一面,但是本质上这两种职责承担政治责任和经济责任,军民这两种产业融合发展,本质上有高度的一致性,高度的利益相关性,这就是我们走军民融合发展道路信心的来源。

  魏家福(中远集团总裁)2009年9月30日,中远集团才刚刚与希腊比雷埃夫斯港务局签订了比雷埃夫斯港集装箱码头35年特许经营权的接管协议。虽然,希腊外长巴科扬尼斯也曾公开表示,中远接管比雷埃夫斯港口将给希腊带来43亿欧元收益,并创造大约1000个工作岗位,但就在中远接手比雷埃夫斯港集装箱码头后,码头的工人中就流传出中远要带来大批中国工人,当地工人都会失业的传言。“我们‘走出去’要遵照一个基本的原则:我是来给你带来利益的。中远来这给你修港口、码头,船一条一条增加,集装箱堆满了,税收增加了,这些看得见,摸得着。他们自然就接受你了。要学会宣传这个。”魏家福认为,国内很多企业出去寻找和购买资源,往往被人当作是掠夺资源,一个关键的原因就是“不会运用当地人的方式”来消除障碍。

  赵小刚(中国南车董事长):作为中国最早的外资独资企业,中国南车的一些老厂是英、德殖民者所建;但中国南车也是最早的国有企业,很多机车车辆厂在保路运动时被政府收归国有。这个一开始就融合了外资和国企血统的结合体,在中国高铁的平台上,将两者完美融合,这不能不说是中国公司史上一个很独特也很值得研究的案例。

  真才基(大唐电信集团董事长兼总裁):通过我国政府下一步推动,我们相信我们会在这个领域中保持产业领先地位,在标准上处于领先地位。3G是追赶型,4G是超越型的,作为一家企业自主创新是不够,而要通过产业化、市场化,要充分利用外界的生产和综合能力来提升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在中国这么庞大的市场很多外企过来,中国是一个战略性市场,我们必定要来这里发展的。从中国的本土公司来讲,他们也是在中国立足之后把眼光放到海外,海外并购、海外收购去海外开分公司。我们应该互相学习,把自己的长板凳短板凳在一起,把融合做得更好。

  外企这个词已经过时了,跨国企业就是中国的企业,特别是经过30年的发展,现在要有完全新的定位,不要把自己作为一个外国企业,成为中国文化,中国产业一部分。

  我个人体会前30年我们做了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我们本土企业在成本控制上、在组织大规模生产,保证质量方面有了很重要的进度。把我们中国目前的工业实力带到今天的地步。下一个30年我个人觉得应该是一种转变,这个转变是以成本为中心的这种企业经营模式要转变成以创新为核心这种经营理念,这样才能有利于企业更长远发展。

  互联网的发展到现在最好的新就是来源于美国,所以就是怎么样把一些很好的美国的互联网的创新结合我们在中国的本土技术设计能力,使得我们产品能够适应中国市场的发展和用户的需要,使得我们用户都有一个很好的用户体验,这是非常重要。

  刘永好(四川新希望集团董事长):我会这样讲金融风波国家出台了十大工业振兴计划,好,但是中央连续出台了7个一号文件,重中之重也好。农产业跟工业比差距越来越大,农民收入跟城市人收入差距越来越大。怎么办?是不是能够搞一个中国现代农业振兴规划,像支持我们十大工业振兴规划,按照现代农业振兴规划把我们的肉蛋奶振兴计划。

  现代农业振兴规划这个问题上有一系列的规划支持农产业,支持中小产业,这是和谐社会的表现,也是必须要解决,我要提这个事。

  李东生(微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经济全球化在我们这个消费电子产业任何一个企业里很难独善其身,受全球经济环境变化的影响太大。特别是在我们加入了WTO以后,我们国内市场,国外企业家没有任何市场准入门槛,现在改了税收之后,海外企业和中国企业理论来讲是在一个平等的竞争。但是我们这些国外的对手经过多年积累,整体实力和竞争力明显优于国内企业。这种情况下我们很依赖海外市场这一块。

  李书福(吉利集团董事长) “没有说一定要谁把谁摆平才行。《孙子兵法》里边讲的百战百胜,非善之善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用在今天就是说,经济活动要建立在一个合作共赢的前提上。否则,谁把谁摆平了,都不是赢家。因为要走出去,你就去看看人家的经验教训,为自己提供借鉴。似乎很有必要,但事实上,有些事情不能简单地进行比较或者学习。就像婚姻一样,怎么比较?只能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来研究合作方案。”

  周厚健(海信(微博)集团董事长):“竞争的压力肯定会有,但不是主要问题。我这里有两点,一是从产品功能上带有颠覆性,二是消费者确实需要。要知道海信这几年来都坚持创新。”周厚健表示,“此外,我们坚持开放。虽然苹果做的是封闭系统,也很成功,但实际上开放的,成功的远远多于失败的,而封闭的,成功的远远少于开放的。而既然敢开放,我就必须去发展、提高。”对于海信要转型做智能服务商的舆论,周厚健表示,海信不是要放弃制造,也不是要转型做服务商。“应该说服务和产品是一体的,服务是产品的延伸。”其实,海信一方面要结合智能化发掘新的商业模式和盈利点,同时依旧把制造牢牢把握在手中。

  张学斌(创维(微博)集团董事局主席、总裁):企业跟企业合作是很正常的,现在往往企业会跟政府合作,这是一个市场经济角度来讲是正常的。有很多不太公平,从企业来看有的企业跟政府合作比较紧密,拿的资源比较多。很多企业拿不到,所以我觉得国家其实最终应该形成真正的市场机制,这样才能真正的激发企业的活力